記者石偉
  搭起兩個彩虹門,支起十幾個帳篷,擺上核桃、花生、羊毛衫,就叫“綠色食品博覽會”、“品牌服飾交易會”,吸引了不少市民。“博覽會”里,標價599元的“翡翠”實際售價59元,標價900元的羊毛褲實際售價120元。還有很多諸如“蒙羊”、“鄂爾波諾”、“七匹狼綠邦”這樣聽起來叫人心生疑惑的“品牌”。經營乾果者可以“借”來營業執照應付檢查。“蒙羊”羊毛褲攤主還稱“蒙羊”是“蒙牛的表親”。對於藏紅花、紅景天之類的所謂“藏藥”,其攤主反覆強調:“一個療程徹底解決問題”,能治療腳氣、哮喘甚至抗癌,售價只要20多元一包。
  記者走訪發現,這種名目繁多的“草台博覽會”,每個月在武漢差不多有十場。
  “草台展會”鬧氣氛受追捧
  上周日中午,在竹葉山某超市門前廣場,一個“臺灣美食節”吸引了一撥又一撥市民涌入。廣場立有碩大的彩虹門,廣告發單員不停派發地產廣告單。
  廣場里音樂勁爆,叫人耳朵發脹,掛著“臺灣叫花雞”、“臺灣炸冰激凌”等招牌的食品攤密密麻麻擠在廣場一側的帳篷下,空氣里混合著各種香氣,這讓不少市民經不住誘惑紛紛掏腰包。
  除了各種美食,還有茶葉、膏藥、護腰帶等商品,“最低兩折”、“只要28元”的吆喝聲此起彼伏。在一個帳篷下,一名男子拎著一串項鏈,通過麥克風向二十多個圍觀者一遍又一遍地喊:“金項鏈想不想要”,圍觀者異口同聲回答:“想要”,直到圍觀者的回答聲夠大、夠整齊,該男子才送出獎勵——一張能治各種風濕的膏藥。
  記者站在一旁看了十分鐘,才逐漸明白,這名男子打算免費送出十幾條“金項鏈”,但送出項鏈之前他都在推銷膏藥、護腰帶。在這十分鐘里,圍觀者越來越多,每個人都伸長手臂向站在中心的該男子,齊聲喊口號,近乎瘋狂。在這種瘋狂的氛圍里,不少人紛紛掏腰包。
  在雲林街“綠色食品博覽會”的十幾個帳篷下,自稱來自西藏的藏紅花、紅景天,售價只要20多元一斤,追捧者眾多。中南路的“秋季品牌服裝服飾博覽會”里,標價559元、售價55元的“翡翠”,標價180元、售價18元的“翡翠玉石”,被吸引的顧客把走廊都堵了。
  “入場費”少則四五千多則上萬
  在雲林街,一場打著“綠色食品”旗號的“博覽會”,持續了半個月。因為地段比較偏,記者幾次前去探訪發現,客流量並不大,但這並不妨礙“博覽會”本身受追捧。記者以“想入伙”為由,與攤主們攀談,都被告知已經沒有位置。根據攤位位置、大小不同,“博覽會”的費用在四五千之間,連門口兩個雙人桌大小的攤位,入會也需要4000元。
  42歲的老張是雲林街“博覽會”組織者之一,已辦了5年的展會。老張說,他們團隊舉辦的展會,每次都在半個月以上,一般像雲林街這樣的露天帳篷展會,入會收費5000元左右,走中低端市場,講的就是便宜。
  在某超市門口廣場的美食節里,單個攤位入會費在5000元到8000元之間。
  記者從中南路“博覽會”的負責人處得知,目前中南路的這場“博覽會”入會費最低8500元,最高1.3萬元。該團隊12月份還將在原地再辦一次長達25天的展會,入場費1.36萬元起步,最高1.86萬元。
  跑展會十天掙了12萬元
  動輒繳納數千元、甚至近兩萬元的入場費,能賺到錢?記者帶著疑惑,詢問了幾個攤主。竹葉山某超市和中南路、雲林街展會的四個乾果攤主,他們都說“肯定賺錢”,一場最多能掙十多萬元。竹葉山某超市門前廣場一賣乾果的小伙說,“不賺錢我也不會常年到處跑展會,去年年底在光谷,十天掙了12萬元。”雲林街“博覽會”里一個攤主傳授經驗說,“博覽會”里最大的優勢就是便宜,只要組織者宣傳能力強、地段好,就能掙錢,“特別是食品,逛會的人多少都會買,即使地段再差,一場下來也能掙兩三千元。”
  當然,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大賺一筆。在探訪過程中,一些木板拼圖、雕刻物件之類的工藝品老闆搖著頭說,因為產品不夠吸引人,買者不多,收回成本就不錯了。
  跑展會養活一批人
  記者在探訪中發現,大部分“博覽會”組織者和參會者都是靠展會為生,不少還是全家人常年全國跑展會的。
  老張既是組織者,也是參會者。老張不是展會老闆,只是負責“招商”的“幹部”之一,他們要招聘兼職人員,甚至親自到其他展會上發傳單、邀請函,拉攏商家入會。
  因為幫老闆“招商”,每次展會上,老張可以免費拿到一個展位,由妻子負責經營,做服裝銷售。擔心19歲的兒子一人在家學壞,現在老張把兒子帶在身邊。除了經營展位獲得收入,老闆並不支付老張工資。
  在其他的“博覽會”里,除了老張這樣的“雙重身份者”,更多的是專門在外跑展會的人。來自東北的李女士,跟著丈夫跑了四五年展會,目前兒子跟著另外一個團隊單獨跑。“常年遇不到,有時候都到一個城市參會,才能聚一下。”
  “草台博覽會”養活了一批人。老張說,自己的老闆以前也是給別人打工的,熟悉展會流程、有資源之後開始單干。“眼前這場規模不大,有40家,入場費總共20萬元。租場地、帳篷、貨架、地攤,各種費用算下來,還賺幾萬元。運作得好,招滿100個攤位,能掙更多。”
  中南路“博覽會”的組織者說,自己的團隊分為兩支,分頭在全國“巡展”,靠展會掙錢。
  中南路“博覽會”的邀請函里,落款是帶有香港字樣的“展覽集團有限公司”。
  為了辦展方便,舉辦者們幾乎都專門註冊了公司。在老張手裡一沓十幾份“邀請函”,都掛著文化傳播公司、策劃公司的名頭。老張說,因為常年辦展會,幾乎各自形成了圈子,每個公司都有一批“死忠”的參會者,雷打不動地跟著全國跑。
  經營乾果可以“借”執照
  儘管每個月有近十場展會,每個展會參會者、舉辦者也賺得盆滿缽滿,民間“草台博覽會”似乎火得一塌糊塗,但在這些“博覽會”里走一圈,有不少問題叫人憂慮。
  雲林街的這場“綠色食品博覽會”,選址在一個拆遷之後的空地上,密集的帳篷下鋪著一次性地毯,踩在上面明顯感覺到地面不平,不小心則會被藏在地毯下的一塊石頭頂到腳。在過道上能看到幾隻踩滅的煙頭,轉一圈卻沒看到消防設施。而整個帳篷里,只有一個出入口,一旦發生火災,後果不堪設想。
  一個攤位上擺放著藏紅花、紅景天之類的所謂“藏藥”,攤主反覆喊著:“一個療程徹底解決問題”,聲稱能治療腳氣、哮喘甚至抗癌,售價只有20多元一包。翻看包裝,看不到生產廠家及日期等信息。同樣,在其他幾個“博覽會”上各種鹿茸、蟲草之類的藥材,找不到生產信息。
  在中南路,轉一圈能看到不少叫人哭笑不得的商標,比如“鄂爾波諾”、“蒙羊”、“七匹狼綠邦”,以及前一段時間引起“假酒風波”的“賴茅”酒。在“蒙羊”攤位前,標價900元的羊毛褲,只要120元就可以賣出。記者表示沒見過該品牌,攤主說:“這是蒙牛的表親,你懂的。”
  同樣,在“七匹狼綠邦”攤位前,記者詢問是否跟“七匹狼”有關係,攤主表示,“是一個系列”。
  採訪過程中,有人聲稱自己手裡有一批新疆來的葡萄乾、核桃,但是沒有任何證件,咨詢是否能參展。“組委會”一工作人員“揭秘”說:可以從熟人手中“借”來“企業法人營業執照”等三個證件,複印之後應付工商部門檢查。
  管理
  工商部門接到投訴會嚴查
  針對各種名目“草台博覽會”的風生水起,市工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開辦博覽會曾經需要到工商部門備案,接受監督,但隨著實際情況變化,目前並不屬於工商部門管理,只需要消防、公安等部門批准。“展會組織者要把控、負責參會者的資質。如果工商部門接到消費者投訴,在這些博覽會上買到問題產品,會嚴格查處。”  (原標題:“草台班子”跑展會 一場可掙十來萬)
創作者介紹

周杰倫

ak04akeve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